名碑大家 联页并墨

时间:2013/7/15 0:00:00 来源:藏书报 作者:柴敏

《瘗鹤铭》是古人为葬鹤所写的铭文,六朝著名的摩崖石刻,被尊奉为“大字之祖”,是中国书法史上具有坐标意义的传世名迹。

《瘗鹤铭》原刻于镇江焦山西麓的临江摩崖壁上,因自然原因山体崩落堕入江中,当江流之冲,与鱼鳖为伍。中唐以后始有著录,自宋有访者以来,即以惊世的艺术魅力雄峙书史。南宋淳熙年间曾挽出二石,后佚失;清康熙五十二年挽出五石七十余字;二○○八年及二○一○年,镇江市组织两次打捞,其中三块残石上的四个字被初步认定为《瘗鹤铭》残字。历代书家学者均给予其高度评价,宋黄庭坚有“大字无过《瘗鹤铭》”之誉;明王世贞评其“古拙奇峭,雄伟飞逸,固书家之雄,而结体间涉疏慢者,手不随者,恐右军不得尔”;清翁方纲赞曰“寥寥乎数十字之仅存,而该兼上下数千年之字学。”龚自珍云“从今誓学六朝书,不肄山阴肄隐居。万古焦山一痕石,飞升有术此权兴。”康有为则认为“溯自有唐以降,楷书之传世者不啻汗牛充栋,但大字之妙莫过于《瘗鹤铭》。其魄力雄伟,如龙奔江海,虎震山岳。”此铭气象超逸,隶情篆势,书风俊逸典雅与古厚豪放兼具,为历代书家所推崇和研习。

在《瘗鹤铭》拓本中,清康熙五十二年苏州知府陈鹏年挽出水之前的为水前本,之后的为出水本,水前本因石在水中,必待冬季枯水期水落石出方能模拓,尤为难拓,更显珍贵。而在历代雅好《瘗鹤铭》的书家中,晚清民国时并称为“南曾北李”的书艺大家曾熙、李瑞清及其弟子张大千所临尤具特色和影响。曾熙用毕身精力研习和传授《瘗鹤铭》,创作了大量《瘗鹤铭》书体的书法作品,并惠赠好友及授予弟子临习; 李瑞清曾亲临焦山访碑,在《瘗鹤铭》原址摩挲石刻笔画,感受运笔走势,盘桓体悟两昼夜方去;张大千承曾、李二师真传,并摆脱对临而进入意临境界。《曾熙李瑞清张大千瘗鹤铭雅集》汇首次露面的镇江博物馆藏一级文物《瘗鹤铭》水前原拓和曾、李、张三家《瘗鹤铭》临作为一集,书史名碑与书艺大家联页并墨;同时编入三者用《瘗鹤铭》书体创作的诸多书法作品,并编制了原拓和三人临作的书体对照表,便于读者清晰完整地了解《瘗鹤铭》原貌及近代《瘗鹤铭》传承发展,甚具艺术特色和研究价值,为难得一见之书法奇珍。

图书分类
中西书局
辞海
语文辞典
百科辞典
鉴赏辞典
文献资料
年鉴手册
学术著作
书画艺术
大众读物
学生读物
上海系列
教材
获奖图书
其他
本社新闻
新闻动态
图书简讯
书评书摘
在线视频
编读往来
辞海之窗
网上投稿
图书馆
关于我们
本社简介
声明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编辑
购书指南
官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