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海之窗

辞 海 小 史



曾经凭结婚证才能买《辞海》

《辞海》由中华书局于1936年出版上册,1937年出版下册,是为第一版。

1957年9月17日,毛主席在上海接见了《辞海》主编之一舒新城先生。舒提出了编辑大辞海和百科全书的建议。毛主席说“我极为赞成”。据此,中央就把修订《辞海》的任务交给了上海。1958年在上海成立了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前身),舒新城为主任、李俊民为副主任。1959年又在上海成立了辞海编辑委员会,由舒新城任主任,罗竹风、曹漫之为副主任。(舒新城逝世后,由陈望道任主任。陈逝世后由夏征农任主任)修订《辞海》的巨大工程终于启动了。

1958年开始编纂《辞海》(未定稿),这是对1936年版《辞海》的修订,也是《辞海》的第一次修订。仅用了7年时间,编委会就编纂出版了《辞海》(未定稿),是为第二版。《辞海》(未定稿)出版不久,“文化大革命”爆发,“未定稿”被打成“字字句句都是毒的大毒草”,《辞海》和它的作者、编者经受长达十年的浩劫。

《辞海》第三版于1979年出版,这是对《辞海》(未定稿)的修订,也是《辞海》的第二次修订。由于当时党的指导思想还未拨乱反正,华国锋同志主张“两个凡是”,辞海编辑部意识到据此修订《辞海》,1979年版《辞海》必将出现严重政治错误。于是,编辑部冒着极大风险,毅然决然起草了新的稿件处理办法,从实质上否定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否定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否定了“文化大革命”,从而,赋予1979年版《辞海》实事求是的灵魂。1979年版《辞海》出版后,洛阳纸贵,供不应求,20世纪80年代上半叶,每年虽然发行几十万套,但仍然出现黑市,甚至凭结婚证才能购买《辞海》。

1984年,编委会开始编纂1989年版《辞海》。这是对1979年版《辞海》的修订,也是《辞海》的第三次修订,是为第四版。1989年版《辞海》大量增补不应有的缺漏,如社会学条目从18条增至367条,美学条目从35条增至270条,伦理学条目从20条增至124条,经济法、国际法从无到有,从而使各个学科形成体系。

1996年,辞海编委会于上海市政协江海厅召开编纂1999年版《辞海》动员大会。1999年版《辞海》是对1989版《辞海》的修订,也是《辞海》的第四次修订,是为第五版。1999年版《辞海》新增词目6000条,大量条目重新修订,特别是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20年来的成果。如“市场经济”条目,释文从1989年版的40个字增加到430个字,同时新增了大量与市场经济有关的条目。


第六版新书介绍


    

《辞海》是当代中国唯一的极具权威的大型综合性辞书。“对不对,查《辞海》”,已成为广大读者的口头禅。《辞海》之所以独树一帜,成为极具影响力的文化品牌,缘其以字带词,集字典、语文词典和百科词典主要功能于一体,一书在手,常用的单字、语词和百科词语,包括名词、概念、术语、成语、人名、地名、学校、机构、企业、会议、事件、决议等等,均可查到;其释文简明扼要,准确可靠;且十年修订一次,与时俱进,贴近时代。

《辞海》第六版(2009年版)彩图本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之际问世,为广大读者献上一份厚礼。新版《辞海》由夏征农、陈至立担任主编。其篇幅较第五版略增,总字数约2200万,比1999年第五版增加约10%;总条目近12.7万,比第五版增8%;其中新增1万多条,词条改动幅度超过全书的三分之一;删去条目约7000条。除了新增条目,在原有条目中,也大量援引新的提法,作出新的解释,反映新的情况,执行新的规范,运用新的数据。在增补以前遗漏的词目、音项、义项和释文内容,改正解释、资料、文字、符号等差错,精简不必要的词目和不合适的释文等方面亦着力甚多。新版《辞海》是对时代发展的定格,充分反映了新中国成立六十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新事物、新成果。

■ 记述我国政治、经济改革的新发展

新版《辞海》全面地反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果。首先,在改革的指导思想和根本方针上增加了一系列重大条目,增收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及其系列条目,从而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条目形成系列,同时,使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条目形成系列。

大大充实关于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知识。如新增管理学学科,反映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甚至是21世纪初,国际上管理学最新的理论动态和思想理念。还新增了有关“科教兴国”方面的一些条目。

■ 全方位体现科学技术的进步

追踪现代科学技术的前沿,适应社会需要,此次修订主要着眼于重大的科技成果和科技热点。在空间科学技术方面,新增了“‘神舟’系列宇宙飞船”这项中国载人航天的重大成果。其内容涵盖从“神一”到“神七”的一系列发展历程。记录了迄今为止各次发射的时间和获得的成就。

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很多新名词的涌现反映了近十年来人们日常生活的日趋现代化和便捷化。新版《辞海》增加了“3G”“虚拟局域网”“电子政务”“电子商务”“USB”(通用串行总线)“BBS”(电子公告板系统)“SIM卡”“CCD”等条目。

■ 见证法制建设的新发展、新成果

新版《辞海》反映了近十年来我国法制建设的新发展、新成果,反映时代新特征。如新增了行政复议、行政监督、听政制度、政府采购、知情权、网络犯罪、弹性用工、竞业限制、私人财产、生命权、健康权、无效婚姻、雇主责任、精神损害赔偿、国际环境法、国际人权法、国际商事仲裁,等等。

还增补了一批与公民日常法律活动紧密相关的词目,具体反映在民法、知识产权法方面。如增补了民法的基本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平等原则、等价有偿原则、权利不得滥用原则、意思自治原则)和一般术语;增强了物权法、债权法、合同法、侵权责任、知识产权等一系列条目。

■ 增列已故的著名人物

根据《辞海》只收已故人物的惯例,第六版增列已故的著名人物。2009年7月,被尊称为“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的季羡林先生和被毛泽东称为“凤毛麟角”的任继愈先生同一天逝世,在感慨惋惜的同时,《辞海》人更是将其两位迅速纳入新版《辞海》的“人物”条目。

新版《辞海》还对中国近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人物进行了收录,包括:数学家陈省身,物理学家黄昆,卫星测控技术奠基人陈芳允,中国自动检测学奠基人杨嘉墀,计算机专家、汉字照排系统创始人王选,电机工程学家、文学艺术家顾毓琇等。此外,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均有去世的著名人物收录,如华国锋、巴金、叶利钦、萨达姆、苏哈托等。

■ 增收现代汉语的词汇

第六版突破《辞海》只收古代汉语的陈规惯例,增收5000条常用的现代汉语。如果按义项计,则增收了20000个义项。如(赖)(lài),1999年版仅收5个义项,2009年版增收了5个现代义项,即:诬赖、责怪、不好(坏)、无赖、当离开而不肯离开赖着不走。这与新增词目如机制、基本、激化、极限、极端、集体、季节、纪念、家底、家长、尖锐、剪彩、僵局、僵化、交代、解决等一样,都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常用词汇,使用频率极高。所以说,增收现代汉语条目,无疑能使《辞海》更加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实际。

■ 增收与百姓日常生活有关条目

新版《辞海》收录与百姓日常生活有关的医学知识,如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即“非典”)、人禽流感病毒感染(即“禽流感”)等;在出行方面,新增了磁浮列车、动车、动车组、动力集中型动车组、动力分散型动车组、氢燃料汽车、燃料电池汽车、混合动力汽车等,还有卢浦大桥、东海大桥、江阴长江大桥、润扬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等。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也亮相《辞海》第六版。

汉字字形、注音、异形词规范、数字用法、量和单位、科技名词等也均按国家统一规定处理。如将质量(重量)单位“公斤”改用“千克”、将长度单位“公里”改用“千米”、将面积单位“平方公里”改用“平方千米”。因此,新版《辞海》将是我国一部最新的规范辞典。

■ 彩色图照五彩缤纷

新建的国家和更换国旗的国家,新版《辞海》增加其国旗和地图等。如新建的国家有塞尔维亚共和国、黑山共和国等。

1999年版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胸肩章方面作了变化。新版《辞海》也做了及时的撤换,补充了新的胸肩章图。

新版《辞海》还更换了大部分省市省会的城市图,尤其是替换了近百张植物、生物图片,使图文更贴切。因内容更新,如纽约条,9.11事件将纽约双子星大厦毁掉,已不存在。新版《辞海》作了及时的撤换补上了新图。

2009年12月8日,中央宣传部、新闻出版总署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辞海》(第六版)出版总结表彰大会,李长春会见代表,刘云山发表讲话。

办公地址:上海陕西北路457号
邮编:200040
电话号码:021-62472088(总机转各部)

辞 海 小 史



曾经凭结婚证才能买《辞海》

《辞海》由中华书局于1936年出版上册,1937年出版下册,是为第一版。

1957年9月17日,毛主席在上海接见了《辞海》主编之一舒新城先生。舒提出了编辑大辞海和百科全书的建议。毛主席说“我极为赞成”。据此,中央就把修订《辞海》的任务交给了上海。1958年在上海成立了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前身),舒新城为主任、李俊民为副主任。1959年又在上海成立了辞海编辑委员会,由舒新城任主任,罗竹风、曹漫之为副主任。(舒新城逝世后,由陈望道任主任。陈逝世后由夏征农任主任)修订《辞海》的巨大工程终于启动了。

1958年开始编纂《辞海》(未定稿),这是对1936年版《辞海》的修订,也是《辞海》的第一次修订。仅用了7年时间,编委会就编纂出版了《辞海》(未定稿),是为第二版。《辞海》(未定稿)出版不久,“文化大革命”爆发,“未定稿”被打成“字字句句都是毒的大毒草”,《辞海》和它的作者、编者经受长达十年的浩劫。

《辞海》第三版于1979年出版,这是对《辞海》(未定稿)的修订,也是《辞海》的第二次修订。由于当时党的指导思想还未拨乱反正,华国锋同志主张“两个凡是”,辞海编辑部意识到据此修订《辞海》,1979年版《辞海》必将出现严重政治错误。于是,编辑部冒着极大风险,毅然决然起草了新的稿件处理办法,从实质上否定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否定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否定了“文化大革命”,从而,赋予1979年版《辞海》实事求是的灵魂。1979年版《辞海》出版后,洛阳纸贵,供不应求,20世纪80年代上半叶,每年虽然发行几十万套,但仍然出现黑市,甚至凭结婚证才能购买《辞海》。

1984年,编委会开始编纂1989年版《辞海》。这是对1979年版《辞海》的修订,也是《辞海》的第三次修订,是为第四版。1989年版《辞海》大量增补不应有的缺漏,如社会学条目从18条增至367条,美学条目从35条增至270条,伦理学条目从20条增至124条,经济法、国际法从无到有,从而使各个学科形成体系。

1996年,辞海编委会于上海市政协江海厅召开编纂1999年版《辞海》动员大会。1999年版《辞海》是对1989版《辞海》的修订,也是《辞海》的第四次修订,是为第五版。1999年版《辞海》新增词目6000条,大量条目重新修订,特别是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20年来的成果。如“市场经济”条目,释文从1989年版的40个字增加到430个字,同时新增了大量与市场经济有关的条目。


第六版新书介绍


    

《辞海》是当代中国唯一的极具权威的大型综合性辞书。“对不对,查《辞海》”,已成为广大读者的口头禅。《辞海》之所以独树一帜,成为极具影响力的文化品牌,缘其以字带词,集字典、语文词典和百科词典主要功能于一体,一书在手,常用的单字、语词和百科词语,包括名词、概念、术语、成语、人名、地名、学校、机构、企业、会议、事件、决议等等,均可查到;其释文简明扼要,准确可靠;且十年修订一次,与时俱进,贴近时代。

《辞海》第六版(2009年版)彩图本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之际问世,为广大读者献上一份厚礼。新版《辞海》由夏征农、陈至立担任主编。其篇幅较第五版略增,总字数约2200万,比1999年第五版增加约10%;总条目近12.7万,比第五版增8%;其中新增1万多条,词条改动幅度超过全书的三分之一;删去条目约7000条。除了新增条目,在原有条目中,也大量援引新的提法,作出新的解释,反映新的情况,执行新的规范,运用新的数据。在增补以前遗漏的词目、音项、义项和释文内容,改正解释、资料、文字、符号等差错,精简不必要的词目和不合适的释文等方面亦着力甚多。新版《辞海》是对时代发展的定格,充分反映了新中国成立六十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新事物、新成果。

■ 记述我国政治、经济改革的新发展

新版《辞海》全面地反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果。首先,在改革的指导思想和根本方针上增加了一系列重大条目,增收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及其系列条目,从而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条目形成系列,同时,使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条目形成系列。

大大充实关于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知识。如新增管理学学科,反映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甚至是21世纪初,国际上管理学最新的理论动态和思想理念。还新增了有关“科教兴国”方面的一些条目。

■ 全方位体现科学技术的进步

追踪现代科学技术的前沿,适应社会需要,此次修订主要着眼于重大的科技成果和科技热点。在空间科学技术方面,新增了“‘神舟’系列宇宙飞船”这项中国载人航天的重大成果。其内容涵盖从“神一”到“神七”的一系列发展历程。记录了迄今为止各次发射的时间和获得的成就。

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人们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大,很多新名词的涌现反映了近十年来人们日常生活的日趋现代化和便捷化。新版《辞海》增加了“3G”“虚拟局域网”“电子政务”“电子商务”“USB”(通用串行总线)“BBS”(电子公告板系统)“SIM卡”“CCD”等条目。

■ 见证法制建设的新发展、新成果

新版《辞海》反映了近十年来我国法制建设的新发展、新成果,反映时代新特征。如新增了行政复议、行政监督、听政制度、政府采购、知情权、网络犯罪、弹性用工、竞业限制、私人财产、生命权、健康权、无效婚姻、雇主责任、精神损害赔偿、国际环境法、国际人权法、国际商事仲裁,等等。

还增补了一批与公民日常法律活动紧密相关的词目,具体反映在民法、知识产权法方面。如增补了民法的基本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平等原则、等价有偿原则、权利不得滥用原则、意思自治原则)和一般术语;增强了物权法、债权法、合同法、侵权责任、知识产权等一系列条目。

■ 增列已故的著名人物

根据《辞海》只收已故人物的惯例,第六版增列已故的著名人物。2009年7月,被尊称为“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的季羡林先生和被毛泽东称为“凤毛麟角”的任继愈先生同一天逝世,在感慨惋惜的同时,《辞海》人更是将其两位迅速纳入新版《辞海》的“人物”条目。

新版《辞海》还对中国近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人物进行了收录,包括:数学家陈省身,物理学家黄昆,卫星测控技术奠基人陈芳允,中国自动检测学奠基人杨嘉墀,计算机专家、汉字照排系统创始人王选,电机工程学家、文学艺术家顾毓琇等。此外,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均有去世的著名人物收录,如华国锋、巴金、叶利钦、萨达姆、苏哈托等。

■ 增收现代汉语的词汇

第六版突破《辞海》只收古代汉语的陈规惯例,增收5000条常用的现代汉语。如果按义项计,则增收了20000个义项。如(赖)(lài),1999年版仅收5个义项,2009年版增收了5个现代义项,即:诬赖、责怪、不好(坏)、无赖、当离开而不肯离开赖着不走。这与新增词目如机制、基本、激化、极限、极端、集体、季节、纪念、家底、家长、尖锐、剪彩、僵局、僵化、交代、解决等一样,都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常用词汇,使用频率极高。所以说,增收现代汉语条目,无疑能使《辞海》更加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实际。

■ 增收与百姓日常生活有关条目

新版《辞海》收录与百姓日常生活有关的医学知识,如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即“非典”)、人禽流感病毒感染(即“禽流感”)等;在出行方面,新增了磁浮列车、动车、动车组、动力集中型动车组、动力分散型动车组、氢燃料汽车、燃料电池汽车、混合动力汽车等,还有卢浦大桥、东海大桥、江阴长江大桥、润扬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等。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也亮相《辞海》第六版。

汉字字形、注音、异形词规范、数字用法、量和单位、科技名词等也均按国家统一规定处理。如将质量(重量)单位“公斤”改用“千克”、将长度单位“公里”改用“千米”、将面积单位“平方公里”改用“平方千米”。因此,新版《辞海》将是我国一部最新的规范辞典。

■ 彩色图照五彩缤纷

新建的国家和更换国旗的国家,新版《辞海》增加其国旗和地图等。如新建的国家有塞尔维亚共和国、黑山共和国等。

1999年版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胸肩章方面作了变化。新版《辞海》也做了及时的撤换,补充了新的胸肩章图。

新版《辞海》还更换了大部分省市省会的城市图,尤其是替换了近百张植物、生物图片,使图文更贴切。因内容更新,如纽约条,9.11事件将纽约双子星大厦毁掉,已不存在。新版《辞海》作了及时的撤换补上了新图。

2009年12月8日,中央宣传部、新闻出版总署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辞海》(第六版)出版总结表彰大会,李长春会见代表,刘云山发表讲话。

图书分类
中西书局
辞海
语文辞典
百科辞典
鉴赏辞典
文献资料
年鉴手册
学术著作
书画艺术
大众读物
学生读物
上海系列
教材
获奖图书
其他
本社新闻
新闻动态
图书简讯
书评书摘
在线视频
编读往来
辞海之窗
网上投稿
图书馆
关于我们
本社简介
声明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编辑
购书指南
官方二维码